老范

都快三十的人了

都快三十的人了

现在才稍微开窍

男人就应该像只流浪狗

没有固定的窝

该睡的时候就睡

该吠的时候就吠

别闲着没事老啃那双皮鞋

还得学会婷婷独立

别再为哪个骚娘们儿东摇西摆

随行

随性

本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年龄

该消停的时候自然就消停了。


条形毛毯


藏在毛毯的下面, 

你是不是就找不到我了? 

因为那是条条格状的毯子, 

我把它盖在身上, 

拉的很平 

向人行横道, 

你现在就走过去吧 

我刚刚洗过澡 

身体柔软的向蘑菇 

并安静的期待着 

女孩儿 

走光............


私奔

的女人在零点十分

悄悄的背起行囊

独自去一个小站

等车,观望

在大雾中等待

我像影子一般出现


私奔是昨日的约定

我们只有帐篷和干粮

以及私奔前的理由

那就是我们疯了一般的

爱上

我们在草原上奔跑

在树林里做爱

去温泉里洗去尘埃


当一切落定

生活归于平淡

她从来不埋怨这所有的冲动

是一场爱的拐骗

只是默默的想家

想那条回去的路

以及我们来时路上

那些新鲜的泥土和露珠

她说每个露珠都

映着我们的影子

她说每片泥土都曾

亲近过我们的肌肤


我说好吧亲爱的

我送你回去


在树林里

我们拣到一个孩子

装进筐里

在草原上,

我驯服一匹野马

将你们拖上


我们翻山越岭

终于找到那个来时的方向

就是那条小路

就是那个...

好想找个人结婚


好想马上找个人结婚,
她不漂亮但很平常,
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看不清她的长相,
但她很善良,
正巧她愿意嫁给我,
于是我们就结婚了,
我每天接她下班回家,顺便买些菜,看她在厨房里忙,
时间长了觉得和她一起很舒服,吃完饭我们一起上会儿网,
我再也不写文字感伤,而是找些好听的故事给她讲。

她偶尔也赶时尚
她偶尔喜欢上街买衣裳,
我在镜子前给她提些建议,然后装作很爽快的付帐。
她能看穿我,但不揭穿我,认为我很正常。
她依旧很善良,
她从来不问我是否爱她,只是很体贴的依偎在我身旁,
等她睡着了,我就把她轻轻的抱到床上,关了灯,抱着她,等待天亮......
我想某个夜晚在人很少的街上背着她,
感受年轻时对于浪漫的幻想。
在她面前我永远都不想...

藤-----疼

或是在初冬,

或是在初冬黎明,

或是在初冬黎明的梦,

一粒种,

随风,

把她弄醒,

只是还很懵懂,

是谁的纵容?

让她疯长,

冰封不了的热情,

每一寸疯长都撕扯着我的疼,

交错的藤蔓已经封杀了我通往林子的小径,

在没有林子的幽静,

我疯狂的撕扯着,

终于找到藤的根茎,

哦,

那粗壮的臃肿,

我已无法将它拔出,

是谁的纵容?